在歷史上可以發現:如果「我們」是屬於強勢的宗教正統派,那「異教徒」就可能會被燒死在柱子上。如果「我們」是屬於強勢的政治正統派,那「異族」就可能會送到集中營。如果「我們」是屬於強勢的社會經濟正統派,那「落後族群」就可能無法謀生。

莎士比亞:「任何野獸都有一絲憐憫,我沒有憐憫,所以不是野獸」。

人性有極其幽微陰暗的一面,因為人類竟然會沒有一絲憐憫去對待他的同類,所幸人類也能反躬自省,在歷史的迴旋梯上逐漸文明。十九世紀的奴隸制度,二十世紀的極權主義,二十一世紀的貧富懸殊,應該都是人類歷史上深刻的道德問題。

yd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