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存在有ㄧ個概念:世間有ㄧ個普遍適用於所有個案,獨立於政治上而存在的正義體系,支配人類行為的道德規範,起源於人類的自然本性或和諧的宇宙真理;法國巴黎羅浮宮博物館存有漢謨拉比從太陽神手中接過權杖的浮雕。人類歷史上第一部系統的成文法典——古巴比倫的《漢謨拉比法典》出現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有282條法令。這幅舉世聞名的雕像傳遞出來的一個最重要的信息是:神為了維護人間正義與公平,才將法律傳授給人。無獨有偶,西方的《聖經》有著類似的記載。《舊約全書》中的《出埃及記》說耶和華在西奈山給摩西傳十戒,這都說明最早的法律來自神的意旨,而這些規範是必須遵守的

中國規範社會生活各個層面秩序是以「禮教」,在情理、習慣比皇帝及其官僚體系所制定的「國法」或甚更符合「禮」的要求,更能回復社會秩序,所以並無絕對依律例審判的制度要求 ---- 法理不外人情,是依「父母官」或被神格化有至高德性與權威的皇帝的裁量。被統治階級抱著「天高皇帝遠」,「帝力何有於我哉」---逍遙法外,如果帝王失格,被統治階級就以「替天行道」換一個天子;看一下台灣目前狀況,進步不多,當政府弊案連連,報紙社論的訴求不是在制度、法理,抱怨執政者的不良道德示範成了兒童學壞的原因!我們在道德上訴求!
中國的神很多曾經是人,死後人們感念他的德性供奉成為神,既然是人,就可以動之以情--凡事都可以「喬」ㄧ下,訴之以「禮」--台灣每年燒掉的金紙比報紙總生產量還多,1895年日本把西方的法治雛型引入台灣,但是壓跟兒我們並不服膺這一套!你看:


民進黨總統、立委初選人頭黨員頻傳,臺北市共有三萬三千多名民進黨員,黨員抵達投票現場,除了自主黨員,直接憑證件到投票所領票、圈票、投票,許多人頭黨員的投票過程,完全被候選人陣營“緊迫盯人”掌握,到了足球場,先有工 讀生高舉“XXX報到處”的看板,指引黨員到攤位報到,攤位再端出一盒或一疊整理好的黨證,附上一張配票單拿給黨員,副總統呂秀蓮昨到中山足球場投票後﹐說「開了眼界」。

國民黨也不遑多讓,選黨主席時,馬陣營發言人立委吳育昇,指控雲林縣黨部配合地方派系灌人頭黨員,黨員暴增六千八百一十八名,入黨黨費應為五百元,但雲林縣黨部卻接受水利會系統以「一張支票」,替所有人頭黨員繳黨費,並以符合低收入戶的黨費二百五十元繳交,企圖以最低黨費標準,讓人頭黨員闖關。

國民黨第一梯次立委初選,台北縣八選區,民調、黨員票成績加總後,張慶忠以百分之五十七點五,贏過李慶華的百分之四十二點五。李慶華(台北縣)召開記者會,指控黨內初選過程「張慶忠作弊、黨部包庇」,並出示多筆黨員資料,質疑張慶忠為贏得初選,一口氣引進五千多名人頭黨員,其中甚至還有民主進步黨員。中和市黨部公布的初選黨員名冊中,居然出現同時冒出上百名黨員的「國民黨巷」、「國民黨街」,離譜的是,這些大批黨員雖住址不同,卻使用相同的住宅電話、大哥大號碼,證據確鑿。

這些從政的不理會黨員初選制度,尋求多數人意見的「正義與公平」是每個人應遵守的規範,用「人頭」灌水。

其實,一般老百姓對「規範」也視若無睹,你看!高雄縣有一位黃姓男子,從報紙上發現「免費遊大陸並賺取人頭費」的廣告,便被這「好康」吸引著,依循廣告與一位真實姓名不詳,只知道綽號叫「阿賢」的男子聯繫,「阿賢」便邀他當人頭和大陸女子假結婚,以便讓大陸女子來臺工作。人頭的代價是新台幣八萬元,另外加送一趟免費的大陸旅遊。黃姓男子答應要去做人頭丈夫,一切手續都由「阿賢」代為辦理,在民國九十二年的四月間前往大陸,與大陸籍的劉姓女子結婚,完成終身大事。

結婚是人生一樁大事,婚姻不單單是一男一女結合的終身大事,而是男女一旦締結婚姻成為夫婦,便以一種新的身分,成為社會生活的基礎,享受法定的權利與義務,養育婚生兒女,建立親屬關係與繼承財產等等。結婚當事人口中說的是要與對方結婚,心中想的卻不是要與對方結婚,男方想的是錢,女方想的是要來臺灣工作,至於婚約的制度 ----- 管他娘。

這些多是少數的特例嗎?是販夫走卒才有的行為嗎?你看!

自大陸多名成績頂尖學子被吸引進入香港就讀大學之後,北京大學的制度開始成為眾矢之的。「中國教育走了很多好笑的路」一文,知名數學家丘成桐在該文中受訪指出,「中國很多大的專案,表面上請了很多人來,特別是引進很多外國專家,實際上都是假的」。做假的原因是校方藉著知名學者「人頭」,可以向大陸教育部申請大量經費,而從這筆經費中撥個零頭給這些以全職名義受聘的「海歸學者」,皆大歡喜。
丘成桐對大陸大學體制及實際表現的批評不止一端。他說哈佛大學培養出來的本科(大學)生的文章登在第一流的雜誌上,比他們有些院士的文章水準還高。北京大學都會用「人頭」,其他地方就不用多談了。

台灣也高明不到哪裡,高雄市佑泰醫院涉嫌找人頭病患詐領健保給付案,近三百名人頭來自高雄縣市及屏東縣七家老人養護中心,其中有部分老人的屁股平白挨上一 刀,以充當痔瘡病患。人頭病患,因有一部分已經死亡、一部分失智,應付健保局的檢查,發現院方透過仲介商請養護中心提供部分老人充當病患住院,住院名義多為痔瘡開刀,為逼真起見,護士會在老人的臀部輕輕劃一刀再敷藥,有些老人沒有麻醉,痛得唉唉叫。老人被告知是去健康檢查,無端挨了一刀,還以為是檢查的必要程序。 詐領健保費竟然是社會菁英的醫生。

有ㄧ次郝柏村在金門視察,對國軍官兵訓話時,有ㄧ隻蒼蠅在他眼前飛來飛去揮之不去,事後郝上將要求每個士兵每天要繳交五隻蒼蠅,有人很天才在廁所附近用網子圍個地方,專門養蒼蠅(人頭),全連是兵不必再那麼辛苦捉蒼蠅,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證券交易所得稅於1976年停徵,1988年9月24日財政部長郭婉容宣布自1989年1月1日起,恢復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復於9月27日強調施行此政策的決心。臺灣股市自9月29日起加權指數連續下跌19個交易日,至10月21日止,加權指數自8613.82點下跌至5615.33點。在此期間,投資人、券商及立法委員紛紛向財政部抗議。10月3日財政部宣布將原免稅額自股票出售總金額300萬元調高為1000萬元等修正措施。財政部長郭婉容被立法委員逼問1000萬元幅度夠不夠,被問急了脫口而出:「你不會用人頭!」你看!通通是「人頭」惹的禍!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Kuo

yd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