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 由長春藤高中事件看我們的思維方式
 
在論語子路篇,第十三章節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大意是說『葉公告訴孔子說:「我的家鄉有個實踐遵行正直之道的人,他的父親偷人家的羊,他告發了父親。」孔子說:「我家鄉正直的人和你所說的不同,人家是父為子遮瞞,子為父遮瞞,而正直也就在其中了。」子不宜逆倫告發父,那麼「父為子隱,子為父隱」,才合乎人倫道德,而合乎人倫道德當然就是正直的了。』我們在獨尊儒家的文化薰陶下,關於誠實與公義對不同的環境與不同的人,就產生不同的標準,而且是相當主觀與相對的。

長春藤高中在繁星計畫的甄選中,相關業務人員竄改學生原始成績,繁星計畫上榜生原來有十一人,經過教育部委託台灣大學調查結果,取消其中九人資格。

(摺紙  ---- 煙火)

若干上榜的學生可能被取消入學資格,多位學生家長一大早到學校聲援,大罵教育部:「不公平!」一位媽媽激動地說:「如果不承認孩子上榜,馬上從樓上跳下去!」常春藤高中校長陳若慧不服氣的說,很多學校都有類似做法,清查所有公私立學校才公平。且微調分數是專業考量,並非做假;就算學校有錯,也不應該讓學生承擔(父為子隱),希望教育部重新考量,不要讓無辜學生承受後果。
 
全校二百五十四名應屆畢業生,百分之ㄧ有資格參加繁星計畫,理論上只有三名,他們送出了三十一名!因為這三十一名經過調整後成績都相同!但是,報名手續需要家長簽名,相關文件附有學生全校排名,學生、老師、作業人員、註冊組長、主任、校長有哪一個敢說她都完全不知情?
 
當開始進行「攘羊」(竄改成績)時,並沒有考慮是否會佔到別人的名額?對別人是否有失「公義」?因為人倫之中「他人」是次要的,老師應該照顧自己的學生啊!學校應該幫助學生取得機會啊!後段的學生被改成前段,可能因為跟這些相關人員的「人倫關係」比其他的學生深!校長、家長也沒說話(父為子隱),老師、學生也不吭聲(子為父隱),檢察官傳訊常春藤中學相關業務人員查證時,曾姓註冊組長一肩扛下,坦承竄改學生原始成績(子為父隱,替上頭扛下責任)家長強調:「教育部只是要迎合這個社會, 拿小孩子來祭旗一下,教育部官員的行政疏失,包括台大的疏失,都不用督導嗎?」他們質疑,現在出事了,卻只懲罰學生,難道官員不用負責嗎?家長出面抱怨長春藤高中「攘羊」,教育部行政單位沒有捉到,不可以責怪學生(父為子隱)


在陳由豪是否去過陳水扁家事件中,當事人沈富雄間接承認有這回事,於是,他成為深綠成員的公敵(沒有子為父隱),當時還有一位深綠大老告訴沈富雄:「有比誠實更高的道德」;如果取得好的大學入學資格是靠「作假」,維持政權是靠「不誠實」,可以維持長遠的價值在哪裡?上了大學之後跟得上嗎?缺乏信賴能維持長久的政權嗎?


人的成就不會高過他的品德,如果我是長春藤的學生家長,我會讓孩子轉學,因為這個學校的教育行政人員並不了解教育的目的,缺乏作為學生典範的特質,他們做了最壞的示範,我不放心讓子弟接受他們的教育。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Kuo

yd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证是: 对证, 论证, 辩证. 隐是: 退隐,回避. 直在其中矣:公道在其中. 因为一般判断案件时亲情关系本应有所回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