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缺乏獨立的見解,他並不想去研究或深思,構想自己的意見,只是急於得知別人的看法,然後盲目的跟從。 (馬克‧吐溫)
台灣民主紀念館「大中至正」拆牌事件在六日釀成憾事!一輛小貨車行經中山南路慢車道,擦撞停在路邊的「台灣建國聯盟」宣傳車,遭攔阻後,貨車司機彭盛露竟又衝撞拍攝的媒體記者,造成五名記者和一名交警受傷。
彭盛露否認故意撞人,供稱為閃避民眾圍毆開車逃離,誤踩油門才撞上媒體記者。不過,警方以他駕車連續三度衝撞媒體記者,有殺人故意;另查出他是某立委參選人的助選員,涉及選舉暴力,訊後將他依殺人未遂、傷害及違反選罷法、妨害公務、毀損等五罪嫌送辦。
彭盛露向檢警強調,他完全沒有殺人的意圖,也不知道有人被他撞倒捲入車子底盤下,當時只是很害怕,急著想逃離。
我們不知道會有多少羅生們的說法來解釋這個事件,但是,由歷史上我們可以看到群眾的盲目。

(摺紙  ---- 四方形盒子)


1630年代的「鬱金香熱」風潮,一顆「永遠的奧古斯都」球莖的售價甚至可以買下阿姆斯特丹運河邊的一幢豪宅,最後讓許多人傾家蕩產。
英西戰爭(1701-1713)給英國政府帶來了沈重的經濟負擔。英國政府給予認購國債的企業商業特權。南海公司(The South Sea Company)獲得了奴隸貿易的壟斷權和與西班牙殖民地的通商權。人們對它的前途看好,紛紛對它的股票投資。其股價迅速攀升,1720年1月為128英鎊,8月份達到1000英鎊。許多人因此發了財。於是吸引了更多的人對它投資。一時間搶購南海公司股票成了風氣。連偉大的物理學家和數學家牛頓都不例外,最後牛頓也丟盔棄甲損失不少。
1985-1990年,日本出現大量資金流入股票和房地產市場,使股票和房地產市場價格猛漲。以當時價格把日本賣掉,可以買整個美國,泡沫的破裂後使日本經濟受到強烈震撼,嚴重的經濟衰退發生了。1986年,對世界大銀行按資金額排列,前7名全部在日本,其中第一勸業銀行名列第一。1992年重排座次的時候,第一勸業、三菱、興業和富士 等大銀行均被擠出了前十名。
並不是只有金錢遊戲讓人類失去理智,2005年十月法國各大城市的群眾暴動,起因於兩名非裔青少年在躲避警察追逐中,跑進一個變電站被電死(其實他們並沒有犯罪)。各大城市因而發生暴動,有近三千人被捕,起初,「兩名青少年被殺」是很好的藉口,後來,變成「放火燒車子」很有趣。人類有「跟著大家走」的傾向,缺乏資訊的時候,我們會觀察別人的行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吃飯,我們會選一家客人很多的餐廳,因為我們認為客人多一定有它的原因;如果你在公園看到有一大群人仰頭看天空,你也會不由自主一起抬頭凝視;2002年十月美國華盛頓發生狙擊手事件,毫無預警的槍殺不相干的人,有人通報在兇案附近有可疑「白色」小貨車,不久之後,大家都「知道」兇手開「白色小貨車」;兩週後才捉到開「藍色轎車」的兇手。
模仿並不會產生新的資訊,但是會擴大舊資訊的效果,不論舊資訊是真或是假!2004年總統大選後,當連戰把人民號召到凱達格蘭大道抗議,最後他說:「我無法讓他們離開」;1952年美國Swarthmore 學院,社會心理學家Solomon Asch 的實驗,說明人類的社會裡,從眾的傾向非常強烈,大家都說是黑的,你就是不敢說是白的,甚至你都相信應該是黑的。
 
一個老石油開發商死後蒙主寵召,在天堂的門口遇到了聖彼得,聖彼得告訴他一個好消息跟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他有資格進天堂,但壞消息是天堂內裡沒有多餘的位置可以容納石油開發商,老石油開發商想了一下跟聖彼得說,只要讓他跟現有住戶講一句話就好,聖彼得覺得沒什麼大礙就答應了,只見老石油開發商對天堂內大喊:「地獄發現石油了!地獄發現石油了!」,不一會兒,只見天堂的門打開,所有的石油開發商爭先恐後地往地獄奔去,聖彼得驚訝地對老石油開發商說:「厲害!厲害!現在你可以進去了」,但是老石油開發商停頓了一下說:「不!我還是跟他們一起去比較妥當,傳言有可能是真的!」---- 摘自波克夏.哈薩威1985年年報,巴菲特的老師─葛拉漢比喻專業投資人員行為的故事。
 
生活在南極的企鵝,依靠在冰層底下的魚類為食物,但是,冰層底下也危機四伏,可能有鯨魚等天敵,在沒有確定安全前,盡量不下水。但是無法知道冰層底下是否有鯨魚,於是,企鵝群就在陸上等,看誰先下水,一等可能好幾小時,有「企鵝」等得不耐煩,率先跳下海去,大家就跟著紛紛跟著下海。有些企鵝為了打開僵局,還會故意推擠同伴,讓同伴好像跳入海裡去。結果是企鵝可能飽餐一頓,或者成為鯨魚的美食。
 
人類在群眾中,決定自己的行為所做的思考,竟然和企鵝一樣!所以,媽媽的話是對的,「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Kuo

yd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