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歷史上可以發現:如果「我們」是屬於強勢的宗教正統派,那「異教徒」就可能會被燒死在柱子上。如果「我們」是屬於強勢的政治正統派,那「異族」就可能會送到集中營。如果「我們」是屬於強勢的社會經濟正統派,那「落後族群」就可能無法謀生。

莎士比亞:「任何野獸都有一絲憐憫,我沒有憐憫,所以不是野獸」。

人性有極其幽微陰暗的一面,因為人類竟然會沒有一絲憐憫去對待他的同類,所幸人類也能反躬自省,在歷史的迴旋梯上逐漸文明。十九世紀的奴隸制度,二十世紀的極權主義,二十一世紀的貧富懸殊,應該都是人類歷史上深刻的道德問題。

奴隸制度:沒有人考證奴隸制度的起源,沒有人能算出有幾千萬人,毫無尊嚴的死再這個制度底下,沒有人理解文明古國羅馬、雅典、埃及、中國、印度、波斯的權力階級都享受勝利與權力帶來的甜美果實。

在英國也曾有過一段買賣奴隸時代“不光彩”的歷史,直到1790年英國國會裡有一位國會議員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 1759-1833),與他的七個朋友組成了「克拉朋聯盟」,他們常常一起聚會,一起研擬法案,在議院中提出所提的法案,都以聖經、人權為基礎,往往與政商財團的利益有衝突,因此常常遭到反對、熱嘲冷諷、咒罵、威脅、抵制與壓力。其中,最艱鉅、歷時最久、影響卻最深遠的法案,應屬「禁止奴隸販賣法案」。從1790年法案提出,到1807年法案終於通過。他們的一生,並沒有因為成為國會議員而致富,反而因他們堅持持守聖潔而窮困潦倒。但是,他們提出的法案,深具長遠之價值,為國家立下穩定不搖的根基。使英國在十九世紀,成為法制、科技、信仰復興、教育、商業的中心。使高尚的真理,得以在黑暗的世代中明光照耀。英國首相布萊爾在三月二十五日(2007),廢除奴隸制度兩百週年紀念日,表示對於這段奴隸販賣的歷史,感到“極為羞恥”。美國也是對制定禁奴政策最消極的國家之一,美國是所有西方國家裡最後(1865)廢止奴隸制度的國家。

 極權主義:「資本主義意識」為擴張資產進行無休止的資產之擴張,以征服全地球為目的,構成了極權主義意識的本質,使國家逐步喪失在它治理的疆域裡保障公民權與超越人種族群之上的功能作用;另一方面,執行資本主義擴張的所謂「帝國主義」在亞非的殖民經驗中,孕育出「種族主義」,藉此合理化他們對殖民地的征服,同時,「種族主義」 讓他們確立以人之生物屬性為本的政治共同體理念,而侵蝕了「民族國家」的政治公民權。
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在1920年代初創造極權一詞,形容義大利新法西斯國家,他進一步將其描繪成「一切從屬於國家,不許脫離國家,不許反對國家」。

一九一五年到一七年,高達一百五十萬亞美尼亞人遭奧圖曼土耳其帝國有系統的殺害。屠殺事件發生在奧圖曼帝國即將崩解的內部族裔嚴重衝突時期,信奉伊斯蘭教的土耳其人屠殺信奉基督教的亞美尼亞人。

台南縣仁德鄉文賢路上的車路墘基督教會,有全亞洲第二座的大屠殺紀念館,紀念館中收集了許多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迫害濫殺超過六百萬名猶太人的相關史料。

1994年4月6日,盧安達總統、胡圖族人哈比亞利馬納的座機,在基加利上空被導彈擊落,機上人員全部遇難。該事件立即在盧安達全國引發了針對圖西族人的血腥報復。7日,由胡圖族士兵組成的總統衛隊殺害了盧安達女總理、圖西族人烏維林吉伊姆扎納和3名部長。在此後3個月裏,先後約有100萬人被殺,其中絕大部分為圖西族人。

貧富懸殊:美林公司與法國凱捷咨詢公司聯合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得益於經濟增長加速和股市資產快速升值,2006年世界各國金融資產超過百萬美元的富翁達到950萬人,資產總額達到37.2萬億美元,相當於全球財富總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據上海證券報報道,美林與凱捷咨詢共同編纂的這份《世界財富報告》說,去年全球百萬富翁的人數較2005年的870萬人增長了8.3%,金融 資產總值達37.2萬億美元,比2005年增長11.4%,為7年來首次實現兩位數增長。同時,金融資產超過3000萬美元的“超級富豪”人數去年也大幅 增加了11.3%,約為94970人,其資產總額達13.1萬億美元。 

最近針對英國230名企業執行長年薪的調查顯示,這些執行長每年的年薪超過1百萬英鎊。在美國,過去4年,證券業者支付員工的薪水超過40億英鎊,還有難以計數的紅利,美國企業的高級主管在幾年的工作中,可以賺進數千萬美元,不必靠自己的投資來賺錢。

據聯合國發布「二○○五年世界社會情勢報告:不平等困境」指出,已開發世界的十億人口擁有全球百分之八十的國內生產毛額,其餘的百分之二十則由其他國家的五十億人分配,若無法消除此不平等現象,則落實社會正義和改善生活條件等目標的實踐,將遙遙無期。

報告說,目前全球的經濟、科技和醫學發展已達空前水準,弱勢者的處境卻日漸困難;全世界百分之八十六的消費活動,是集中在最富裕的百分之二十人口;最貧窮的百分之二十人口,僅占全球百分之一的消費活動,且隨著全球化的發展,情況愈來愈糟,除非各國政府能改變經濟政策重心,幫助弱勢者改善困境,否則貧窮人口無法減少。
台灣自2000年開始由 財富集中的情況越來越惡化,根據學者朱敬一與鄭保志的研究,自二○○三年開始,台灣最有錢的五分之一家庭,其總收入占總體首度超越五成,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此比例則已跌破五%。研究顯示,台灣與美國相同,財富也有快速集中化的傾向。

二○○ 三年,收入最頂尖的五%族群總收入占總體高達二三.八六%,而所得最低五%,只分到○.四六%,首度跌破○.五%的門檻。這一群人年所得只有六萬八千八百四十九元,平均一個月只有五千元收入。如果比較這兩群人的平均所得差距,一九九八年,最高與最低五%是三二.八倍,到二○○三年已高達五一.九倍。
如果以五分位法來看,最有錢的家庭,賺錢能力越來越驚人。二○○三年,最有錢五分之一家庭,總收入占全國高達五○.四三%,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超越五成。台灣經濟成長的果實,五成是落在這五分之一家庭身上。而這些收入,尚不包含海外所得、買賣股票的差價。

而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比重則跌落到四.八%。如果用這個數字來計算所得差距倍數,最高與最低所得者倍數早超過十倍。遠較主計處以問券調查的官方統計高。主計處的統計,所得差距倍數僅六點○七倍。

這是一個不完美的世界!
創作者介紹

Richard Kuo

yd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